我的手指在尋找答案,誰能告訴我做母親和做個人之間怎麼平衡?
我愛極了做母親,只要把孩子的頭放在我胸口,就能使我覺得幸福。
可是我也是個需要極大內在空間的個人,像一匹野狼,不能沒有牠空曠的野地和清冷的月光。

女性主義者,如果你不曾體驗過生養的喜悅和痛苦,你究竟能告訴我些什麼呢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amo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Sep 25 Sun 2011 01:57
  • 0925

我寫blog最勤的那段時間是2004起,然後在2007達到巔峰。
也就是完全和我人生最低落也最痛苦的時間完全重疊,因為那是我的情緒出口。

後來我就很少寫了,明明情緒是一樣多的,但就是有一種無名以狀的感覺去抗拒書寫。
今天在偶然的機會下又聽到了Damien Rice的crimes和sigur ros,這個以前我當作永

amo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
 
關於這段空白,我的確是在猶豫和躊躇,
關於未來的繼續停留或是離開前往別的地方,或是轉換成其他方式收納這些東西。 

amo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Jul 21 Wed 2010 02:09
  • 0720



所謂寫論文中的菸酒生是文章產量最大的時期,誠然也。


amo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Jan 04 Mon 2010 02:41
  • 0103






amonr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